桂江採砂
坍塌的江岸
  央廣網梧州6月5日消息(記者白宇)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新聞縱橫昨天播出了關於廣西梧州桂江船主無證採砂報道。記者進一步調查核實發現,沿桂江40公里可開采範圍內,共有採砂船70多條,但具有採砂許可證的僅有7條,也就是說合法的採砂船僅僅不到十分之一,為什麼會出現如此亂象?主管部門是視而不見還是監管乏力?
  廣西桂江無證採砂猖獗 70條採砂船僅有7張許可證
  桂江是珠江流域幹流——西江水系的一級大支流之一,調查採訪中,記者從梧州市長洲區旺村電站沿桂江逆流而上至蒼梧縣與召平縣交界處的古覽村一帶,共發現採砂船70餘條。沙船密集處,高高推起的石子猶如一座座水上荒漠,兩岸塌方處,泥土連帶著岸上的植物一同滾落在江中,被開采過的深坑上方水面打著漩渦。
  昨天,梧州市水利局總工程師龐衛良向記者出示了梧州境內桂江段約40公里可採區內的全部採砂許可證。
  記者:現在我們看到的這7份河道採砂許可證,是建總中標標段內的所有採砂許可證嗎?
  龐衛良:對,是的。
  記者:但我在數的採砂船,不包括運沙船,一共有76條,我每一條船都拍了照片,那麼, 現在只有7份採砂許可證,這個應該怎麼解釋?
  龐衛良:說實在話,那個證,我們發出來7個,他就應該按我們發的7個,7條採砂船來做。
  梧州市水利局水政監察支隊長梁繼榮接過話茬解釋說,目前,停在桂江上的沙船已有一半不再開采。
  梁繼榮:有一部分是沒有採砂動力的,還有一部分是擱淺在河岸上的,這部分船基本上有一半。
  當地相關部門回應:允許無證沙船開采是為緩社會矛盾
  梁繼榮說,梧州市水利局是根據內河船舶的檢驗證書來核發採砂許可證的,沒有通過船檢的採砂船或機具無法保證作業安全,因此不能獲得河道採砂許可證,允許這些無證沙船在河道內開采,是為了緩解社會矛盾。
  梁繼榮:原來桂江含金比較多,以前這些淘金船不是專門來淘沙子的,他是專門拿來淘金子的,後來沙子的用量越來越大,他們就一邊淘金子,一邊淘沙子,現在金子也少了,沙子值錢了,他們就用到採砂這塊了。 我們幹嘛不把他趕走,主要考慮到這些船都是當地村民擁有的,如果我們不允許他們在這個標段里開采,可能會引發更大的矛盾。
  梁繼榮認為,近年來,建築業的發展帶動了市場對河砂的需求,利益的驅使強化了無證採砂和盜採者的動力,執法監察往往驚心動魄。
  梁繼榮:他如果晚上要出去盜採河砂,他肯定在沿線布好眼線,先盯住我們這條執法船,就像人盯人那樣。有一次在我們西江,剛好發現一條盜採的沙船,當我的執法船靠近的時候,他馬上就跑,邊跑邊把沙子卸進河裡面,但是我們也不能夠靠的太近,畢竟我們的執法船小,他的船大,大概追了有7公里,他基本把沙子全部卸完了,然後馬上一個180度的轉彎,如果我們的執法船當時靠的近,被打翻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梁繼榮說,梧州市水利局是根據內河船舶的檢驗證書來核發採砂許可證的,沒有通過船檢的採砂船或機具無法保證作業安全,因此不能獲得河道採砂許可證,允許這些無證沙船在河道內開采,是為了緩解社會矛盾。
  梁繼榮:原來桂江含金比較多,以前這些淘金船不是專門來淘沙子的,他是專門拿來淘金子的,後來沙子的用量越來越大,他們就一邊淘金子,一邊淘沙子,現在金子也少了,沙子值錢了,他們就用到採砂這塊了。 我們幹嘛不把他趕走,主要考慮到這些船都是當地村民擁有的,如果我們不允許他們在這個標段里開采,可能會引發更大的矛盾。
  梁繼榮認為,近年來,建築業的發展帶動了市場對河砂的需求,利益的驅使強化了無證採砂和盜採者的動力,執法監察往往驚心動魄。
  梁繼榮:他如果晚上要出去盜採河砂,他肯定在沿線布好眼線,先盯住我們這條執法船,就像人盯人那樣。有一次在我們西江,剛好發現一條盜採的沙船,當我的執法船靠近的時候,他馬上就跑,邊跑邊把沙子卸進河裡面,但是我們也不能夠靠的太近,畢竟我們的執法船小,他的船大,大概追了有7公里,他基本把沙子全部卸完了,然後馬上一個180度的轉彎,如果我們的執法船當時靠的近,被打翻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採砂收益有限、河砂資源減少 船主感覺被套牢
  梁繼榮介紹,一條採砂船的造價從100萬元到超過1000萬元不等。那麼,這些桂江的採砂船主們在河砂市場中到底能分得多大的一杯羹呢?附近村民介紹當地河砂價格:
  村民:我們家裡要建房子,買沙子很貴啊,現在要100多塊了。
  河砂收購商在碼頭的收購價現在是105元一立方米。這個價格減去10塊錢的碼頭費就是運沙船主的到岸銷售價:
  銷售方:現在賣到90,95一方,太高了,我們的客戶都接受不了。
  除去每方30元左右的運費和被公司收去的每方35塊錢的“管理費”,採砂者的收益已經不多。
  船主:我們打沙船打上來的,一方賣60塊,有河砂公司來收費,他們得35塊,我們才得25塊。
  這25塊錢里還要包括沙船燃油費、機械磨損費和工人的工資。而隨著桂江河砂資源日漸減少,有船主覺得自己被套牢了。
  船主:40方已經撈了3天了,如果有沙的情況下,三天可能有500方是肯定有的。整個河段,從梧州上來,都已經挖過了,這個河段沒有哪個地方沒有撈過,現在資源都沒有什麼了,現在我們撈的已經是第三遍或者是第四遍了,那個河砂公司要這樣搞的話,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如果你不做的話,投資這麼大,那就是廢鐵一堆了,那就更加虧。
  還有些船主幹脆把船擱淺在岸邊,開工虧本,賣船也是虧。
  船主:我的船都是貸款買回來的,我們都沒辦法了,停航了,我們要請人,要維修,要燒油,有的人虧本都把船賣掉了。
  記者:你的船沒有賣?
  船主:昨天晚上還有打電話來,給10萬,賣了也是虧。
  廣西梧州的採砂生態或許只是一個縮影,市場如何規範,制度是否健全,留給人們的不僅僅是一聲感嘆。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d01bdsiov 的頭像
bd01bdsiov

娃子

bd01bdsi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